今天是:

2017年4月5日

数字化激发服务经济新活力

2019-08-16 11:10:00    来源: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背景下,各个领域尤其是服务领域的数字化趋势日益凸显,新一代信息技术不断突破和广泛应用,推动服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平台化,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比重快速提升,服务新业态新模式的创新相继涌现。当前我国服务业层次较低、功能有限、开放度不高,依托数字赋能发展我国服务经济,对促进产业结构升级、推动服务业结构转型、完善服务业功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提升国际竞争力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国已全面进入服务经济时代

  近年来,服务业在我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不断提高,逐渐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和新引擎,我国正迈入以服务经济为主导的新时代。从产值规模上看,2018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52.2%,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60%,成为我国第一大产业,2018年服务业实现增加值469575亿元,同比增长7.6%,持续领跑国民经济增长;从就业上看,2017年底,就业人员占全部就业人员比重的44.9%;从对税收的贡献看,2017年服务业在税收中的比重达到56.3%,成为我国财税收入稳定增长的重要支撑;从市场活力看,服务业企业占新登记注册企业的80%左右,成为新增市场主体的主力军。

  我国服务经济时代的到来伴随着数字化的步伐。当前,以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5G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迅速发展,迎合了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需求,深刻改变生产生活方式,也更为有力地重塑我国的经济增长格局。在数字技术赋能、经济全球化、发展转型和市场需求升级的驱动下,我国服务业的内涵和形式将更加丰富、分工更加细化、业态和模式不断创新,我国在多个服务业领域将具备较强的国际竞争力,未来20年内我国很可能将持续成为全球消费潜力最大、增长速度最快的服务业市场。

  服务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机遇

  整体提升服务业,构建现代产业新体系,增强服务经济发展新动能,是实现这一关键转型的重要抓手。这需要充分认识我国服务经济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和有利条件。

  服务业发展质量及创新能力亟待提升。我国服务业发展整体水平不高,产业创新能力和竞争力不强,质量和效益偏低。尽管我国服务业发展速度快,但相比发达国家,服务业增加值比重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整体上处于国际分工中低端环节。

  服务贸易与国际平均水平相比尚存差距。尽管近年来我国服务贸易实现了快速发展,但是贸易逆差格局一直没得到扭转,此外我国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比重也持续偏低。2018年,我国服务贸易总额占对外贸易总额比重仅为14.7%,远低于全球24%的平均水平。

  服务业供给不足。服务供给未能适应需求变化,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明显滞后,生活性服务业供给不足,尤其是高端供给不足。当前,我国以研发为重点的生产性服务业仍相对滞后。

  服务业的市场环境有待优化。服务业发展还面临思想观念转变相对滞后,体制机制束缚较多。由于新的商业模式、新的营销方法不断涌现,少数新兴高科技企业在合同、售后服务、宣传等领域存在短板,服务业监管体系建设滞后,监管能力不足、监管手段落后。

  服务业的要素配置效率有待提升。以人才要素为例,随着我国产业迈向中高端以及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服务需求不断增长,复合型和专业化人才的缺口不断扩大,服务业市场尤其是高端服务业的从业人员供给仍严重不足且无法有效匹配,发展服务业尤其是现代新兴服务业需要大量专业人才。除此之外,资本要素等要素的配置效率有待提高。

  我国服务经济发展也面临许多机遇。全面深化改革、全方位对外开放和全面依法治国正释放服务业发展新动力和新活力。城乡居民收入持续增长和消费升级,为服务业发展提供了巨大需求潜力,如生态旅游、健康养老等需求不断释放。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协同推进,极大地拓展了服务业发展广度和深度。

  此外,数字技术推进服务经济发展的深刻变革。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全球科技创新进入密集活跃期,颠覆性技术创新层出不穷。尤其是数字技术的发展,使产业边界日渐模糊,跨界融合、协同联合、包容聚合的态势更加明显,个性化、体验式、互动式等服务消费蓬勃兴起,以“互联网+服务”为标志的新经济高速成长。各类平台型服务模式和共享经济模式应运而生。

  数字化多维度赋能服务经济发展

  基于我国服务经济时代到来伴随数字化步伐这一重大背景,数字化可从服务模式、监管模式、创新能力、要素配置四个维度进一步赋能服务经济,成为其新发展的着力点。

  数字化赋能服务业新业态。进一步发展数字化赋能下的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和体验经济。数字化带来的互联互通有效增加服务在平台上的可达到性,依托数字化技术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推进传统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推动服务型制造的发展。发展共享经济,通过共享平台实现价值增长,提供基于互联网的个性化、柔性化、分布式服务,以共享平台为起点,培育社会信任体系。此外,利用虚拟现实(VR)等新技术创新体验模式,改变消费行为,提升服务业在消费过程中的自我体验。

  数字化赋能服务业监管模式。探索适应新业态特点、有利于公平竞争的公正监管办法,推进“数字化+监管”。数字化带来的服务过程中用户的隐私问题通过数字化手段解决;充分利用线上监管和举报平台,为用户提供多种便捷的投诉举报渠道,提高社会监督力度。

  数字化赋能服务业创新能力。借助大数据技术,实现从用户洞察到商品研发业务流程协同创新;借助人工智能技术,通过深度学习的自我迭代,加速产品和服务的自创新;借助数字化技术尤其是5G技术,更为紧密的连接人与物的信息,连接线上与线下,有效推进企业与用户的共同创新和价值共创。

  数字化赋能服务业要素配置。通过数字化打破传统的要素分配方式,创新要素配置:一方面创新人才要素配置,如借鉴平台模式,有效实现全国乃至全球的创意设计、科研服务类人才要素的配置。另一方面创新数字要素配置,推进企业数据、政府信息、公共信息等数据资源开放共享,发展大数据交易市场,促进服务业不同领域和其它产业的深度融合。

  (作者:温雅婷 靳景 洪志生)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

  (来源:经济参考报。)